她就是极右分子林爱珠

来源:往事微痕

她就是极右分子林爱珠

她被打成右派,是在全校反右已经结束之后,学校已转入大放卫星,大搞爱国卫生运动阶段了。我记得那时我们天天开大会小会批判自己的所谓资产阶级思想,对党支部提出的各种号召惟恐跟的不紧。一会儿大扫除,一会儿劳卫制,一会儿赛诗会,一会儿放卫星。一天,突然大饭厅里和去教学楼大路旁出现了「极右分子林爱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等巨幅标语。人人在问,林爱珠是谁?

我想起来她好象是我们年级5班的一位女同学。很快我们宿舍楼里气氛紧张起来了,我们312寝室的隔壁314和315就是5班男同学的寝室,他们在紧张地行动起来了。班干部进进出出,一会儿,一张张大字报出来了。很快我们班的班干部也来了,给大家布置任务。有写大字报的,有準备批判稿的。先是小班开批斗会,接着年级开批斗会。原来是在她所在寝室大搞大扫除时,打翻了一个书架,不幸她的一本日记掉在地上,被同室一位女同学看到了她的日记内容,据说日记中有大量反动言论。那位女同学将日记本交给了年级党支部。再一查她父亲是国民党反动军官,于是儘管平时没有一句右派言论,一个一声不响的女学生,一下子成了全校最严重的极右分子。

很快全校各系各年级各班级都把斗争极右分子林爱珠作为一个中心任务。而我们年级各班也成为了重灾区。我们不但要参加本年级本系的批斗会。每天也要陪着参加全校各系各年级各单位的批斗会,每天从早到晚没有停息的时候。批斗会结束后,人人还要熬夜準备第二天的批判发言稿。而我们年级的十几位女同学,还要轮流值班看守她。我记得她睡的那张床三面都糊满了大字报,其厚度有几厘米。她每天睡觉要非常小心地扒开大字报才能钻进去。每天去食堂吃饭都有六七个女同学排着队护送她进食堂。那时我们就餐是有固定桌次的,她们就座后,一场在食堂的斗争会就开始了。常常是各系的同学围着她吃饭的桌子,高喊着口号。有时由于人多,人们不得不站在凳子上、桌子上,甚至桌子上再叠桌子,有的人站得快碰到屋顶了。她就在此起彼落的口号声中,吃完她的饭,然后又排着队走回寝室。这样全校性的批斗大约延续了一个多月。其实所谓反动日记的内容是学校组织了一批笔杆子从日记中断章取义,搞了一个反动日记摘抄发到各系各班,作为批判的依据。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可以说一句反动的话也没有。

让我感到惊奇的是这位女同学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她沉着的出奇。她居然能睡得着,吃得下,在每个斗争会上她都很泰然。说实在的真让我肃然起敬。

这样一位极右分子,最后的处理都出乎大家的意料,仅仅是开除学籍。因此我和她的同学关係就到此为止了。大学未能读完。后来听说,她在上海当了一段时间的保姆。

故事到此似乎可以结束了。没料想事隔50年,当年知情人透露说,极右分子林爱珠地地道道是一件冤案。当年大扫除打翻书架完全是有人设的一个局。原来是她们寝室有位女同学和她同时爱上了我们年级的一位男同学,那位女同学为了要了解林爱珠和那位男同学的关係进展到什幺程度了,决定去偷看她的日记,因而看到了日记中出格的话,并报告了年级党支部。为了要把她揪出来,又不好意思说偷看了人家的日记,于是有人设计了利用大扫除碰倒书架让日记落地暴露的情节。我不知道林爱珠同学现在哪里?是否知道她当年被打成极右分子的这一情节,知道后会作何感想?